1. 首页 > 法律案例 > 2012行政法律案例
  2. / 正文

宝洁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上诉案((2012)高行终字第815号)

  宝洁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上诉案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高行终字第8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宝洁公司。

  授权代表塔拉·M·罗斯奈尔,助理秘书。

  委托代理人张宏,北京市正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淑华,北京市正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郭京平,该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许建明,该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王斌。

  上诉人宝洁公司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一中知行初字第170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2年4月16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6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宝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淑华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原审第三人王斌经本院合法传唤,均书面表示不参加本案庭审,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2002年10月24日,王斌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第3346185号“SHUFUJIA舒肤家”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在第24类织物等商品上。宝洁公司分别在先在第3类商品上申请注册了“舒肤佳 Safeguard及图”等一系列商标,其中主张构成驰名商标的有:第713558号“舒肤佳”商标、第972553号“舒肤佳及图”商标、第972556号“舒肤佳 Safeguard及图”商标、第1370113号“舒肤佳及图”商标、第1383249号“舒肤佳 Safeguard及图”商标、第3008023号“舒肤佳及图”商标。在被异议商标公告期间,宝洁公司向商标局提出注册商标异议裁定申请。商标局受理后,于2008年11月12日作出(2008)商标异字第08947号“舒肤家SHUFUJIA”商标异议裁定(简称第8947号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宝洁公司不服,于2008年12月19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复审申请。2010年11月29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0〕第34552号《关于第3346185号“SHUFUJIA舒肤家”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34552号裁定),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在第24类织物、纺织品壁挂、洗涤用手套、纺织品垫、纺织品或塑料帘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核准。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宝洁公司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异议复审申请书的法律依据部分,列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法律条文,但其在事实和理由部分没有涉及被异议商标违反上述规定。而且,由于被异议商标并未对社会公共利益和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故并不应当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调整的范畴。故第34552号裁定没有评述《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问题,虽有程序上的瑕疵,但并未对其审查结论产生影响。

  宝洁公司在异议复审申请书中列明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法律条文,但在其事实和理由部分没有涉及该问题。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可第34552号裁定没有评述该问题。宝洁公司未明确被异议商标损害了其何种在先权利,或者其哪个商标在先使用并且有一定影响。商标评审委员会无从知晓宝洁公司列明的法律条文所依据的事实,也就无法加以评述。故第34552号裁定没有评述该问题,并非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审查中出现漏评。

  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织物、纺织品壁挂、洗涤用手套、纺织品垫、纺织品或塑料帘商品,与宝洁公司“舒肤佳”系列商标核定使用的香皂等商品分属不同行业领域,二者在功能用途、生产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均有较大差异,未构成关联商品;且二商标并非完全相同,尚存在一定差别。两商标分别使用于各自指定使用的商品上,一般不易引起普通消费者的混淆误认,或者误以为被异议商标的生产者与宝洁公司之间存在某种关联关系,从而对其合法利益造成损害。综上,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宝洁公司“舒肤佳”系列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差别较大,不易引起消费者的混淆或者误导消费者。第34552号裁定对此所作认定正确,应予支持。

  综上所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4552号裁定未对被异议商标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进行评审属于程序瑕疵,但该瑕疵并不影响第34552号裁定的结论。第34552号裁定的结论正确,应予支持。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宝洁公司的诉讼请求。

  宝洁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及第34552号裁定。其上诉理由是:第一,第34552号裁定存在程序违法,一审判决存在漏审情形。第34552号裁定引用的是与被异议商标存在较大差别的“舒福家”商标,由此进行比对的结果存在错误。一审法院在庭审过程中已经知悉此情况,但在一审判决中并未涉及该问题,存在漏审情形。故在比对对象错误的情况下,导致评审结果事实不清,认定存在错误。第二,第34552号裁定及一审判决关于《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认定不当,其在评判事由、评判标准的认定等方面均存在适用错误。《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适用是综合判断诸多条件后得出的结论,并非单一条件所适用的法律后果。结合本案事实,宝洁公司的“舒肤佳”系列商标已经达到驰名程度,而且与被异议商标的组成部分联系紧密,容易让消费者认为二者存在特定联系,并且二者所指定商品均属日常家居必备的商品,存在关联性,因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已经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情形。

  商标评审委员会、王斌服从一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2002年10月24日,王斌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3346185号“Shufujia舒肤家”商标(即被异议商标,详见判决后附图),指定使用商品为第24类织物、纺织品壁挂、洗涤用手套、纺织品垫、纺织品或塑料帘。被异议商标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并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