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经济法案例
  2. / 正文

刘飞与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卫生局承包合同纠纷案

刘飞与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卫生局承包合同纠纷案

海 南 省 海 南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1)海南民终字第2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刘飞,男,1966年3月25日出生,汉族,个体诊所医生,住海南省国有金江农场场部宿舍。
  委托代理人黎辉武,海南省国有金江农场司法办干部。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卫生局,住所地保亭县城新兴东路卫生世纪大厦。
  法定代表人林宏军,该局局长。
  原审第三人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响水卫生院,住所地响水镇。
  法定代表人陈江兰,该院院长。
  上诉人刘飞、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卫生局因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00)保民初字第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1999年5月30日,刘飞与保亭县卫生局签订了承包响水镇卫生院的合同,约定由保亭县卫生局将响水镇卫生院的现存设备提供给刘飞,刘飞负责经营管理该院的医疗工作、承包期从1999年6月1日至2006年5月30日,承包从第五年开始,刘飞每年10月前上缴一万元给保亭县卫生局,逾期不交则终止合同。合同签订后,保亭卫生局未按合同约定把响水卫生院的妇产科交给刘飞经营,造成刘飞15个月的损失4875元;保亭卫生局还批准第三人以响水镇卫生院的名义,在刘飞承包的响水镇卫生院第二门诊所的旁边开设诊所,造成刘飞经营损失12500元;此外,第三人不给刘飞接电源到诊所和留医部,影响诊所与留医部病房不能正常使用四个月之久,造成损失400元。1998年5月28日,保亭县卫生局按合同约定,将响水镇卫生院4516元的库存药品,按50%折价为2258元交给刘飞使用,但没有约定给付折价药款期限,刘飞至今还未付2258元药款给保亭县卫生局。响水镇卫生院医务人员高翠梅、谭朝菊、王惠琴三人,在医院未承包前就下乡支农,医院承包后属刘飞聘用的医务人员。1999年12月底下乡支农回来后,未去找刘飞报到安排工作,保亭县卫生局、第三人也没有告知她们到刘飞那里报到上班,2000年3月才安排她们到响水镇卫生院预防保健门诊上班。原审法院认为,刘飞与保亭县卫生局所签订的承包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共同遵守并按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而保亭卫生局未按合同约定把响水卫生院的妇产科交给刘飞经营,又批准第三人以响水镇卫生院的名义在刘飞承包的响水镇卫生院第二门诊所的旁边开设诊所,侵害了刘飞依法取得并享有名称权和经营权,故保亭县卫生局应承担违约和侵权的赔偿责任。第三人不给刘飞接电源,亦应向刘飞赔偿由此造成的损失。由于保亭县卫生局违约,刘飞要求终止合同,保亭县卫生局也表示同意,应予支持。响水镇卫生院医务人员高翠梅、谭朝菊、王惠琴没有到刘飞那里报到上班,其过错不在刘飞,而在保亭县卫生局和响水卫生院,故保亭卫生局请求刘飞给付高翠梅、谭朝菊、王惠琴三人工资4200元不予支持。至于名誉赔偿的诉讼请求,不属本案审理的范围,故不予审理。据此,原审法院依照民法通则第88条、第99条第2款及合同法第94条第(4)项、第107条、第113条作出判决如下:一、终止原告(反诉被告)刘飞与被告(反诉原告)保亭县卫生局签订承包响水镇卫生院的合同;二、被告(反诉原告)保亭县卫生局不移交妇产科,赔偿原告(反诉被告)刘飞15个月的损失4875.00元,赔偿违约侵权12500.00元,共计人民币17375.00元。(限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付清);三、第三人响水镇卫生院不给接电源,赔偿原告(反诉被告)刘飞四个月损失人民币400.00元(本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付清);四、原告(反诉被告)刘飞给付被告(反诉原告)保亭县卫生局药款人民币2258.00元(本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付清);五、驳回被告(反诉原告)保亭县卫生局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刘飞发放所聘三名人员高翠梅、谭朝菊和王惠琴四个月工资的诉讼请求。原诉案件受理费3270.00元,由刘飞、保亭县卫生局各负担1635.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378.00元,实际费用支出476.00元,均由保亭县卫生局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