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民法案例
  2. / 正文

胥秋华与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胥秋华与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7)成民终字第55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胥秋华,女,xx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住xx省xx市x镇x路x号。
  委托代理人张敬慈,北京市金城同达律师事务所四川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高新区高新大道创业路26号。
  法定代表人李伯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稔,男,xxxx年x月x5日出生,汉族,住xxx省xx市x区x街x号。系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赵玺,男,xx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住xx省xx县xx农场xx分场x宿舍x号,系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胥秋华因与被上诉人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奥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06)高新民初字第12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判决认定,2006年1月1日,胥秋华与地奥公司签订了一年的劳动合同。2006年4月,地奥公司因生产任务调整,决定对内包装车间工人进行转岗培训,每周培训三天,每月工资450元。同年6月28日,包括胥秋华在内的100余名职工聚集在地奥公司大厅,主要反映公司培训时间过长、月工资过低,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公司给予经济补偿。6月29日,成都高新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派员参与协调处理,向上述职工讲解相关劳动法规规定,并提出职工若不愿意继续参加培训,可与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调会上,部分职工同意与地奥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同日,地奥公司作出《关于内包装车间部分工人违反劳动纪律的处理意见》,该意见提出:同意工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要求,决定对这部分提出离职的工人由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工人据此领取经济补偿金,同时工人在通知书上签字同意以表示双方达成协商一致的处理方式。此外,该意见还涉及经济补偿金的给付问题等内容。同日,地奥公司还公告解除了叶素华、胥秋华、陈淑春、徐淑华四人的劳动关系。
  2006年7月11日,胥秋华到地奥公司领取《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在上面签署“同意”二字并签名捺印。现胥秋华已领取补偿金8661.44元。
  上述事实,有劳动合同、公告、《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成都高新区劳动局出具的《关于调解地奥制药有限公司群体性事件的情况说明》等证据在案为证。
  原审判决认为,胥秋华与地奥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双方形成合法的劳动关系,应受法律保护。协商一致是解除劳动合同的形式之一。判断是否协商,关键看双方最终的意思表示而不仅仅是字面内容或文件的名称。本案中,虽然地奥公司在《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上援引的劳动法条款是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条款,但胥秋华在该通知书上明确签署“同意”二字而不是简单地签收该通知书,由此可判断胥秋华同意地奥公司的解决方案,且事后也按此方案实际履行。同时,劳动管理部门参与并协调处理双方的争议,也表明双方客观上有协商解决的行为。另一方面,解除权是形成权,按照劳动法的规定,单方解除合同的通知,无须对方答复,更无须对方同意。因此,应当认定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是协商一致的结果,并非地奥公司单方解除。
  同时,本案中胥秋华在所举证据中无地奥公司明确表示甚至暗示要以违反纪律为由开除胥秋华的内容,无法证明地奥公司有威胁行为,再者,如果胥秋华不同意提出的解决方案,并不影响胥秋华寻求其他合法途径救济自己的权利。故应认定双方关于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并就经济补偿金达成一致的协议合法有效,地奥公司无义务依我国《劳动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和劳动部《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按企业月平均工资的标准支付胥秋华经济补偿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驳回胥秋华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其他诉讼费50元,共计100元,由胥秋华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