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民法案例
  2. / 正文

欧阳小敏与永新县国有商业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欧阳小敏与永新县国有商业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江 西 省 永 新 县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7)永民初字第290号

原告欧阳小敏,女,1967年8月生,汉族,职工,住永新县禾川镇秀水路金家巷。
委托代理人尹志明,江西同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欧阳清龙,系原告欧阳小敏父亲。
被告永新县国有商业资产运营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清德,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旷真仕,系该公司干部,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副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锦华,永新县司法局禾川法律服务所律师。
原告欧阳小敏与被告永新县国有商业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欧阳小敏及其委托代理人尹志明、欧阳清龙,被告永新县国有商业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旷真仕、刘锦华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欧阳小敏诉称,1993年原告经永新县劳动人事局批准招收为集体工,安置在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工作,成为该公司职工,双方依法建立了劳动关系。由于当时的政策,企业鼓励职工停薪留职,为此,原告也与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办理停薪留职手续后一直在外打工。2002年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改制,但未通知原告,也未将原告纳入该公司改制职工的范畴,剥夺了原告作为该公司职工应当享有的权利,请求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因改制应获得的补偿款8000元。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永新县国有商业资产运营有限公司辩称,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实行的是产权制度改制,该公司并未被注销,至今仍然存在。被告只是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的行政管理部门,并未接收该公司。该公司的资产与业务仍由该公司管理与经营,独立承担债权债务。因此,被告的主体不适格,原告当时只是在县领导的要求下,寄挂于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原告没到该公司上过班,也未办停薪留职手续,根本未与该公司形成劳动关系,所以谈不上补偿问题。再说该公司于2001年下半年实施改制,当时对外张贴了公告,并在永新县电视台播放,时至原告申请补偿仲裁之时已逾五年之久,从诉讼时效来说也依法不予保护。
经审理查明,1991年5月29日,欧阳小敏之父欧阳清龙书面向永新县商业局、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提交一份《申请吸收一名大集体工的报告》,同年10月30日,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行政会议研究决定,同意接收欧阳清龙女儿欧阳小敏为大集体工。11月10日原告填写《大集体工人员政审表》,11月14日,经村、镇分别在政审表上签署“同意招工”和“同意应招”意见后,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在单位意见栏内签署了“同意接收”。12月3日原永新县商业局在主管部门意见栏内签署“同意公司意见”。1993年2月11日,永新县劳动人事局在核定部门意见栏内签署“同意招收为集体工”。同日,永新县劳动人事局向永新县商业局开具介绍信,介绍信载明:经研究决定,同意招收欧阳小敏同志到你处工作,现介绍前来请予安排,其工资按有关规定评定发给。并在附名单备注栏内注明“安饮食公司”。随后,原告持永新县商业局介绍信到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报到,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经理龙国柱接收了原告的工作介绍信。因当时国营商业企业不景气,公司未安排原告具体工作岗位,于是原告向公司提出外出务工,公司领导也未提出不同意见。2001年6月,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产权暨职工身份“双转换”,改革实施方案出台。该方案第三条第二款第(1)项载明“一次性就业安置费3000元/人”,第(2)项载明“按职工有效工作年限,每满一年发一个月档案工资(职工档案工资高于400元,按档案工资计算月工资,低于400元,按400元计算)。”方案第五条规定:改制截止期为2001年10月30日,工龄计算到截止日期。方案第七条第一款第(2)项载明:“凡停薪留职和部分现未上岗的职工,包括企业已办理内部退养人员,已交纳社会养老保险金的都以出勤计算”。第(3)项载明:“在岗大集体工在公司与全民工混岗使用期间按实际工作年限计算,分岗使用期间按实际工作年限两年折算一年。”改制工作于2002年8月结束,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二人留守,公司属下的鑫永宾馆未作处理,其所产生的收益作留守人员的开支及处理原饮食服务公司事务的所有支出均由永新县国有商业资产运营有限公司负责人审批后方可开支报销。原永新县饮食服务公司留守人员对其所剩资产无处分和支配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