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民法案例
  2. / 正文

张金花与佛山市南海正伟拉链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案

张金花与佛山市南海正伟拉链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案

广 东 省 佛 山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佛中法民四终字第2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金花,男,汉族,1944年10月17日出生,住福建省仙游县城东镇东门村双桥61号。
  委托代理人林迎星,广东泰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佛山市南海正伟拉链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盐步环镇路永平竹岗。
  法定代表人张荣兴。
  委托代理人谭积丰,广东正明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红,广东正明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金花因与被上诉人佛山市南海正伟拉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伟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05)南民一初字第26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张金花自1993年始到正伟公司任经理,工资每月8000元,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2004年7月张金花离职。现张金花以离职时双方约定正伟公司每月向其支付2000元退休金为由起诉正伟公司支付自2005年4月起的退休金。
  原审法院认为:张金花到正伟公司工作,双方虽未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但形成了事实的劳动关系,双方建立的劳动关系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诉讼原则,张金花应对2004年7月退休后,正伟公司每月向其支付2000元退休金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张金花仅提供存折一本,没有举证证实存折中的存款由何人存入,据此,张金花对其主张的事实举证不足,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原审法院对张金花主张的事实不予采信。因此,张金花要求由正伟公司每月向其支付2000元退休金的主张没有事实根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庭审中,张金花当庭提出由原审法院调查该存折中存款的来源,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张金花申请法院收集证据,不得迟于举证期限届满前七日,而本案原审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限至开庭审理日前,故张金花当庭提出的此申请不符合该司法解释的规定,原审法院不予准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张金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张金花负担。
  上诉人张金花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法院有关 “2004年7月原告离职”的事实认定错误。正确的是“2004年7月原告光荣退休”,理由有五点:一是1993年至2004年张金花已经在正伟公司处连续工作十二年;二是张金花每月工资8000元,职务为经理;三是张金花年满六十岁,符合退休条件;四是张金花是正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荣兴的亲叔叔,是他到大陆开公司的“开荒牛”;五是张金花的退休条件之一是必须获取每月2000元的退休养老金。因此张金花是与正伟公司磋商后达到口头退休协议后欣然退休的。达成退休协议的原因在于正伟公司一直未为张金花办理社会保险及退休养老保险,唯有退休后每月由正伟公司支付退休养老金。二、原审法院对证据判断有误,驳回张金花诉讼请求缺乏理据。在劳动合同纠纷中,作为劳动者在举证方面必然处于劣势,审判员应充分考虑处于举证弱者方面的证据关联性。本案中,张金花已经收到八个月的退休金,因为张金花已经回到原籍福建省,退休金均由正伟公司办理汇入或存入,由于正伟公司在开庭时予以否认,原审法院应可启动自身调查程序,帮助劳动者澄清案件事实,维护公正。另外从张金花退休前的职务待遇,为正伟公司所做的贡献,张金花与正伟公司之间的实际股东的血缘关系,未形成书面合同等一系列事实,很明显知道每月退休金已实际履行。三、依照法规,每月2000元退休费明显过低。根据《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第二条第一项:“连续工龄满十年不满十五年的,按本人标准工资60%发给退休费”。根据张金花工资每月8000元,未参加社会保险应依照上诉规定,张金花应得退休金每月4800元。正因张金花是张荣兴的亲叔叔,为了企业,张金花只是提出每月2000元退休金的要求合法合情合理。综上,张金花请求撤销原判,确认张金花与正伟公司之间的退休养老协议有效,正伟公司应每月支付2000元退休养老金给张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