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行政法案例
  2. / 正文

湖南广义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发明专利权确权纠纷上诉案

湖南广义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发明专利权确权纠纷上诉案

北 京 市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07)高行终字第2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湖南广义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东屯渡。
  法定代表人夏纪勇,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宁星耀,男,汉族,1942年3月25日出生,长沙星耀专利事务所专利代理人,住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潇湘中路113号北栋201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廖涛,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宋鸣镝,该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郭健国,该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郝志刚,男,汉族,1954年3月3日出生,住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广济桥鸿园小区3栋402号。
  委托代理人刘熙,男,汉族,1955年1月31日出生,住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学堂坡省知识产权局宿舍南栋201号。
  上诉人湖南广义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广义公司)因发明专利权确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一中行初字第47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2007年1月15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3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广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夏纪勇、委托代理人宁星耀,被上诉人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宋鸣镝、郭健国,原审第三人郝志刚及其委托代理人刘熙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本案涉及专利号为94110912.7、名称为“辊式磨机”的发明专利(简称本专利)。针对本专利,广义公司于2004年6月18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2、4-9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并提交了相关证据。针对广义公司的无效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10月24日做出第7581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7581号决定),维持本专利权有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专利授权公告的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中有“磨盘的磨面与磨辊之间存在可调节的间隙而构成间隙式磨合面”的文字表述,而在公开文本的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中均未有这样的文字表述。但在本专利公开文本的说明书记载的三个实施例中可以了解到:磨辊与磨盘之间的间隙既可以通过调节螺钉来主动调节,也可以根据物料的粒度大小通过位于上、下机壳之间的弹性机构所产生的弹性力而使下机壳下移并偏转而发生相对移动,或者通过位于磨辊与支架之间的弹性装置所产生的弹性力使磨辊在一定范围内摆动,或者通过装在支架和磨辊之间的主轴上的弹性机构所产生的弹性力迫使磨辊下移来被动调节磨盘的磨面与磨辊之间的间隙。显然,“磨盘的磨面与磨辊之间存在可调节的间隙而构成间隙式磨合面”是从本专利公开文本的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中能够直接地、毫无疑义地导出的内容,并未超出原说明书和权利要求书记载的范围。本专利所要实现的发明目的是提供一种辊式磨机,具有结构合理、产量高、磨碎效果好、体积小的特点,而且振动小、噪音低、使用寿命长。“磨盘的磨面与磨辊之间存在可调节的间隙”是为了解决磨辊、磨盘不能适应不同粒度大小的物料及有异物进入时导致磨辊、磨盘严重磨损而提出的具体技术措施,该技术特征使本专利区别于其背景技术中提到的技术方案,是本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因此本专利的独立权利要求并不缺少必要技术特征。本案中,虽然“粉磨力产生装置”和“上下机壳之间的联结手段”均是辊式磨机所必然具备的,但是它们与本发明所要解决的上述技术问题没有必然的直接联系,故其并非实现本发明目的的必要技术特征。此外,本专利权利要求2中记载的“磨辊和磨盘磨面倾斜设置”并非为了解决本发明的前述技术问题,不是实现本发明目的的必要技术特征。证据1与石碾子的工作原理以及具体结构都不相同,二者不存在任何能够结合的技术启示。即使公知的石碾子和证据1能够结合,也并未披露“磨盘的磨面与磨辊之间具有可调节的间隙”的区别特征,也没有提供相关的技术启示。证据1与证据6均是立式的辊式磨机,其具体结构和工作方式均与本专利不相同,故不存在将证据1与证据6结合以得出本专利权利要求1技术方案的技术启示。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对比文件具有创造性。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81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